head广告
  • 文章阅读

     

    午夜的無人公園裡遭到凌辱

     
     

    发布日期: 2018-07-18

     
     

    我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一所知名大學。那一年,大學收生制度剛好改革,結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,可是男女宿舍數目卻沒有作出相應調整,所以女生宿舍供應很緊張,分配給我們女生的宿舍數目很少。雖然我不是住在大學附近,不過也不是住得太遠,所以在大學讀了三年都沒分配到宿舍。

    在最初兩年勉強還可以應付,但在最後一年便不行了。畢業年功課特別忙,所以和三個其他系的女生在大學附近唐樓租了一個房間。這樣上學放學都方便多了。

    四月中的某一個晚上,我在學校溫習功課,大約十一時半才回家。我們住的那區,治安還不錯,不過平時我都盡量避免夜歸,畢竟我只是一個弱質女流,尤其是以我當時的年紀而言,正是色狼的美食。不過那一晚真是沒辦法,在學校和同學溫習功課,雖然夜了,她們硬是不肯讓我提早離去。

    其實我已經相當小心了,因為那是舊區,街燈也很舊,光線十分不足,為了安全起見,我專挑大路而行。快要到達所居住的大廈時,我遠遠看見有幾個人坐在大廈門口前的空地飲啤酒和大吵大嚷。

    不問而知,那都是有書不讀的童黨。大概是聽到我的腳步聲,有兩、三個人望過來,雖然距離很遠,不過我已經感到不寒而慄,覺得那幾雙眼睛正不懷好意地盯著我,我覺得很害怕。我想了一想,便掉頭離開,不敢返回住所。

    雖然他們可能只是無所事事的臭飛,但也可能是見色起心的色狼。或者我這樣做有點神經質,不過非禮、甚至強暴,是女性最大的噩夢,尤其是他們有幾個人,所以不得不謹慎一點。

    我想先等十來二十分鐘,待他們喝飽鬧夠後,自然會散去。但我又不能夠四處亂跑,因為周圍都昏昏暗暗的,任何一個暗角都可能有色狼潛伏著、隨時向他們的獵物撲出。

    幸好附近有一間甜品店仍然在營業,我在店內一邊吃著,一邊看電視,直到店舖打烊,那時是午夜十二點正。我想那班童黨應該已經散去吧,於是便結賬離去。

    在返回住所大廈前,我先從老遠的地方觀察一番。童黨確實已經全散去了,一個人也沒有,只有地上幾個啤酒樽。於是我很放心的行過去。

    正當我想用鎖匙把大廈入口的鐵閘打開時,我聽到背後有點異聲,還沒有來得及回頭看時,便已經給人從後箍頸和捂口,然後左右兩邊給人抓住我的手臂,這還不止,前面又有一個人出現,他彎下身來捉著我的雙腳腕,把我雙腳拉起。他們四個人就是這樣脅持著,把我抬起來帶走。

    當下我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幾個男生深夜脅持著一名單身女子,難道是要請她吃宵夜麼?當然他們可能只是把我帶到一個僻靜地方,把我洗劫一番,但女性的直覺告訴我,更加不幸的事情將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
    我驚嚇得不斷掙扎、不斷扭動身體四肢,但是給他們這樣控制著,掙扎根本就是白費氣力的事情。我只能看到我面前捉著我雙腳那個人。

    天啊!看他只有十四、五歲,竟然做出當街擄人的事情來。他洩有金髮,一副臭飛嘴臉,其他三個人,大概都是同一類人,搞不好就是剛才那班童黨。我自以為先前很機警,想不到最後還是落入他們的魔掌中。

    我忽然感到背脊發毛,因為我想起,剛才他們不是有八、九人嗎?要是給他們這一大群人輪暴……實在不敢想像,我幾乎就要昏了過去。但是我不能夠就此認命,要用心想一想,或許有方法能夠讓我逃過大難。

    他們這樣一大班人,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。那不如找機會開口大叫,希望有人經過附近會聽到。不過想想這又不是好方法,入夜後這附近很少人出入,而且他們一定會把我帶到更加僻靜的地方,那便更加不可能會有人聽到我的呼叫。

    雖然我已經停止掙扎,不過仍然感到他們步行的時候,好像有點搖搖晃晃似的,也聞到陣陣啤酒味從他們身上發出,我想,大概他們喝醉才做出這種衝動的事情吧?或者可以從這點出發,盡量嘗試說服他們不要做出禽獸事情來。要用言語來讓他們清醒,要提醒他們,輪暴奸嚴重罪行。

    原來他們要把我抬到旁邊的公園來。他們在公園內一張長凳上把我放下,我趁機四下偷看,還好沒有發現有他們的同黨在等著。

    捂著我的口的手放開了。我正想說話時,卻被布條封住我的口,他們又用繩索捆綁我的雙手。我根本沒有說半句話的機會。不過我沒有就此放棄,被封住的嘴,仍然發出『嗯』、『嗯』的微弱聲音。

    終於他們對我發出的聲音有反應了,不過他們不是要聽聽我想說什麼,而是給了我幾巴掌。

    『死八婆!還想反抗!』他們以為我想呼喊,那當然更加不會解開布條了。除了接受現實外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做。

    三個臭飛按著我的頭,又壓著我的上身,使我動彈不得。六隻手不斷在我身上摸索著。有人摸我的頭髮、臉和頸,有人隔著衣服搓捏我的雙乳,有人隔著裙子摸我的私處,也有一隻手在裙裡摸我的大腿。

    捉住我雙腳的金髮臭飛則脫去我的鞋子,雙手從我的小腳出發,一邊摸,一邊向上進攻。從小腿到大腿,然後他乾脆把長裙完全的翻起來。

    我感到他們一陣微微的騷動,可能是因為看到我那白色的小內褲吧。金髮臭飛想把我的內褲脫下來。我雙腳亂蹬,又想把雙腿合上,但是雙腳被其他人強行拉開,接著是『咧』的一聲,內褲給撕破了。

    金髮臭飛用手指輕掃我的陰毛,使下體傳來陣陣騷癢,就像自慰時所追求的感覺。但是現在給這個無恥男人挑起這種感覺,我覺得很羞恥。

    當我正努力地用理智去抵抗這種肉體上的奇妙感覺時,我突然忍不住在封著的嘴唇裡『呀』的叫了一聲,因為一陣劇痛從下身傳來,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入了體內。我想起來看看,但身子仍然給壓著,不過我多少可以抬起頭來了。

    金髮臭飛正站在我雙腿間,他的下身貼著我的大腿盡頭,不用說,他的陽具已經插進我的陰道。

    他的手臂還抱著我的大腿,做著抽送動作。其他人見狀,也變本加厲,把我的碎花短袖衫從領口位置向兩邊粗暴地撕開,強行扯脫我的的胸圍,用手掌放在乳房上不停地用力搓,也有人捏著我的乳尖,粗魯地玩弄著我的上身,又捉著我頭部,強吻我的面龐。

    過了一會,強姦我的那個人,把精液射進我體內,然後軟弱無力的退開,讓另一人接上。

    『咦,原來她是大學生耶。』

    他們一定是從我的錢包找到我的學生證。

    『是嗎?她下面這麼多毛,一定是淫蕩女大學生,嘻嘻。』

    不∼我是純良女子,不是什麼淫蕩女大學生∼(後來偶然從報紙看到,原來『淫蕩女大學生』是一套色情電影的名字。)

    『不是喔,我奸她的時候,她的下面又窄又緊,感覺真的好像處女,把我老二箍得透不過氣來。』

    『嘿嘿,剛才給你這樣搞法,現在還算是處女麼?』

    我本來玉潔冰清的軀體,不單慘遭玷污,還要給他們用言語侮辱,真是苦不堪言,但又沒法不去忍受。

    他們四人輪流把我姦污過後,我除了感到下體劇痛外,身體其他被侵犯的部份,也有陣陣腫痛感覺。

    雖然他們只是十幾歲的青年,但手法和行為極度粗暴,實在是世風日下。

    然而,更令人髮指的事情還在後頭。

    滿足了他們的獸慾後,我以為可以就此脫身了,但金髮臭飛竟然想『梅開二度』。我感到一條軟綿綿的東西在我陰道口徘徊,他想把陽具插入我的下體,但嘗試了很多次都不成功。

    本來,我已經給四個男人輪姦過了,現在就算再多被強姦一次,都不會有太大差別。不過我還是慶幸他心有餘而力不足,讓我避免再次受辱。

    他卻並沒有輕易放棄。最後,他顯得有點不耐煩,還把我口裡的布條解開,把陽具放到我嘴邊,要我把它含著。

    我哪肯做這種骯髒的事情?雖然他不斷把軟綿綿的肉棒擠壓在我的嘴唇上,我卻說什麼也肯把嘴張開。

    就算只是嘴唇跟陽具表面接觸,已經令我有心的感覺,要是真的把那東西含進嘴裡,我相信我一定會足三日三夜。

    『小姐,你就行行好,給他含一含吧!不然他的老弟可抬不起頭來呢,嘿嘿嘿!』他們當中其中一個人說。表面上是替同伴向我請求,其實是揶揄金髮臭飛的那話兒舉不起來。

    這我可就慘了,他們這種童黨,最講面子,尤其是關於性能力的事情,決不容許他人嘲弄看扁。金髮臭飛老羞成怒,手指朝我下體抓過來,用力扯住我的陰毛,凶巴巴的問我︰『你是要敬酒不吃,卻偏要吃罰酒嗎!』

    我仍舊搖搖頭,他的手用力一扯,竟然把我的陰毛扯脫出來。

    我無力地慘叫了一聲,但隨即吃了一記耳光,還給另一個人摀住了我的口。

    『不要出聲,你是想死麼!』

    其實我也不想亂叫,只是這樣給拔毛,實在是痛不可當,『噢!噢!噢!』我又接連叫了幾聲,金髮臭飛像發了瘋似的,不停地把我的陰毛拔去,直至……不知道是他的手酸了……還是我的陰毛都給拔光了……他才停手。

    然後他走開了,我以為他發洩過了怒氣,該不會再做什麼瘋狂的事來傷害我吧?

    但跟著又聽到他行過來的腳步聲。我的口雖然給牢牢捂著,但我的頭還勉強能夠轉動,讓我看到目露凶光的金髮臭飛正手握著一個啤酒樽行過來……

    我以為他要用啤酒樽打穿我的頭,大概他的同伴也是這樣想,所以想上前拉住他,還叫他『不要胡來』、『不要搞出人命來』。

    他卻冷冷地說︰『不用擔心,我不會搞出人命來的,可是這位漂亮的小姐自命清高,不肯侍候老子,那老子就非得要給她一點教訓不可。』

    聽到他的說話,我鬆了一口氣,但隨即又感到忐忑不安,心想所謂『一點教訓』絕非簡單的事情。

    他把我的兩腿大大的張開,我的下體仍然感到陣陣刺痛,雙腿也酸軟乏力,想合起來抵抗也不行。

    雖然私處痛得發麻,但仍然感覺得到一枝又粗又冷的硬物插進體內,下體有種爆裂的劇痛,比破瓜時的痛楚還要強上十數倍……

    我突然明白了︰那無恥的臭飛竟然在街上拾了個棄置了的啤酒樽,用它來插入我那個嬌弱的地方……

    我不敢再去想像,可是恐怖的景象卻在腦裡揮之不去︰街上的流浪漢把啤酒樽口含進嘴裡骨碌骨碌的喝著啤酒……棄置在街上的啤酒樽滿佈著螞蟻,偶爾還有蟑螂和老鼠爬過……

    啤酒樽裡剩下的啤酒連同樽口上流浪漢的口水倒流出來,流進我的陰道裡……啤酒樽內外的小昆蟲沿著陰道的嫩肉爬進我的體內深處……

    臭飛將那啤酒樽在我體內猛地抽送,嘴裡喃喃說著︰『看我把你的臭穴搗爛吧!反正我也得不到的……我也不會留給別人……』

    我在中學畢業後進入一所知名大學。那一年,大學收生制度剛好改革,結果一下子收了很多女生,可是男女宿舍數目卻沒有作出相應調整,所以女生宿舍供應很緊張,分配給我們女生的宿舍數目很少。雖然我不是住在大學附近,不過也不是住得太遠,所以在大學讀了三年都沒分配到宿舍。

    在最初兩年勉強還可以應付,但在最後一年便不行了。畢業年功課特別忙,所以和三個其他系的女生在大學附近唐樓租了一個房間。這樣上學放學都方便多了。

    四月中的某一個晚上,我在學校溫習功課,大約十一時半才回家。我們住的那區,治安還不錯,不過平時我都盡量避免夜歸,畢竟我只是一個弱質女流,尤其是以我當時的年紀而言,正是色狼的美食。不過那一晚真是沒辦法,在學校和同學溫習功課,雖然夜了,她們硬是不肯讓我提早離去。

    其實我已經相當小心了,因為那是舊區,街燈也很舊,光線十分不足,為了安全起見,我專挑大路而行。快要到達所居住的大廈時,我遠遠看見有幾個人坐在大廈門口前的空地飲啤酒和大吵大嚷。

    不問而知,那都是有書不讀的童黨。大概是聽到我的腳步聲,有兩、三個人望過來,雖然距離很遠,不過我已經感到不寒而慄,覺得那幾雙眼睛正不懷好意地盯著我,我覺得很害怕。我想了一想,便掉頭離開,不敢返回住所。

    雖然他們可能只是無所事事的臭飛,但也可能是見色起心的色狼。或者我這樣做有點神經質,不過非禮、甚至強暴,是女性最大的噩夢,尤其是他們有幾個人,所以不得不謹慎一點。

    我想先等十來二十分鐘,待他們喝飽鬧夠後,自然會散去。但我又不能夠四處亂跑,因為周圍都昏昏暗暗的,任何一個暗角都可能有色狼潛伏著、隨時向他們的獵物撲出。

    幸好附近有一間甜品店仍然在營業,我在店內一邊吃著,一邊看電視,直到店舖打烊,那時是午夜十二點正。我想那班童黨應該已經散去吧,於是便結賬離去。

    在返回住所大廈前,我先從老遠的地方觀察一番。童黨確實已經全散去了,一個人也沒有,只有地上幾個啤酒樽。於是我很放心的行過去。

    正當我想用鎖匙把大廈入口的鐵閘打開時,我聽到背後有點異聲,還沒有來得及回頭看時,便已經給人從後箍頸和捂口,然後左右兩邊給人抓住我的手臂,這還不止,前面又有一個人出現,他彎下身來捉著我的雙腳腕,把我雙腳拉起。他們四個人就是這樣脅持著,把我抬起來帶走。

    當下我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幾個男生深夜脅持著一名單身女子,難道是要請她吃宵夜麼?當然他們可能只是把我帶到一個僻靜地方,把我洗劫一番,但女性的直覺告訴我,更加不幸的事情將會發生在我身上。

    我驚嚇得不斷掙扎、不斷扭動身體四肢,但是給他們這樣控制著,掙扎根本就是白費氣力的事情。我只能看到我面前捉著我雙腳那個人。

    天啊!看他只有十四、五歲,竟然做出當街擄人的事情來。他洩有金髮,一副臭飛嘴臉,其他三個人,大概都是同一類人,搞不好就是剛才那班童黨。我自以為先前很機警,想不到最後還是落入他們的魔掌中。

    我忽然感到背脊發毛,因為我想起,剛才他們不是有八、九人嗎?要是給他們這一大群人輪暴……實在不敢想像,我幾乎就要昏了過去。但是我不能夠就此認命,要用心想一想,或許有方法能夠讓我逃過大難。

    他們這樣一大班人,逃跑是不可能的事情。那不如找機會開口大叫,希望有人經過附近會聽到。不過想想這又不是好方法,入夜後這附近很少人出入,而且他們一定會把我帶到更加僻靜的地方,那便更加不可能會有人聽到我的呼叫。

    雖然我已經停止掙扎,不過仍然感到他們步行的時候,好像有點搖搖晃晃似的,也聞到陣陣啤酒味從他們身上發出,我想,大概他們喝醉才做出這種衝動的事情吧?或者可以從這點出發,盡量嘗試說服他們不要做出禽獸事情來。要用言語來讓他們清醒,要提醒他們,輪暴奸嚴重罪行。

    原來他們要把我抬到旁邊的公園來。他們在公園內一張長凳上把我放下,我趁機四下偷看,還好沒有發現有他們的同黨在等著。

    捂著我的口的手放開了。我正想說話時,卻被布條封住我的口,他們又用繩索捆綁我的雙手。我根本沒有說半句話的機會。不過我沒有就此放棄,被封住的嘴,仍然發出『嗯』、『嗯』的微弱聲音。

    終於他們對我發出的聲音有反應了,不過他們不是要聽聽我想說什麼,而是給了我幾巴掌。

    『死八婆!還想反抗!』他們以為我想呼喊,那當然更加不會解開布條了。除了接受現實外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做。

    三個臭飛按著我的頭,又壓著我的上身,使我動彈不得。六隻手不斷在我身上摸索著。有人摸我的頭髮、臉和頸,有人隔著衣服搓捏我的雙乳,有人隔著裙子摸我的私處,也有一隻手在裙裡摸我的大腿。

    捉住我雙腳的金髮臭飛則脫去我的鞋子,雙手從我的小腳出發,一邊摸,一邊向上進攻。從小腿到大腿,然後他乾脆把長裙完全的翻起來。

    我感到他們一陣微微的騷動,可能是因為看到我那白色的小內褲吧。金髮臭飛想把我的內褲脫下來。我雙腳亂蹬,又想把雙腿合上,但是雙腳被其他人強行拉開,接著是『咧』的一聲,內褲給撕破了。

    金髮臭飛用手指輕掃我的陰毛,使下體傳來陣陣騷癢,就像自慰時所追求的感覺。但是現在給這個無恥男人挑起這種感覺,我覺得很羞恥。

    當我正努力地用理智去抵抗這種肉體上的奇妙感覺時,我突然忍不住在封著的嘴唇裡『呀』的叫了一聲,因為一陣劇痛從下身傳來,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入了體內。我想起來看看,但身子仍然給壓著,不過我多少可以抬起頭來了。

    金髮臭飛正站在我雙腿間,他的下身貼著我的大腿盡頭,不用說,他的陽具已經插進我的陰道。

    他的手臂還抱著我的大腿,做著抽送動作。其他人見狀,也變本加厲,把我的碎花短袖衫從領口位置向兩邊粗暴地撕開,強行扯脫我的的胸圍,用手掌放在乳房上不停地用力搓,也有人捏著我的乳尖,粗魯地玩弄著我的上身,又捉著我頭部,強吻我的面龐。

    過了一會,強姦我的那個人,把精液射進我體內,然後軟弱無力的退開,讓另一人接上。

    『咦,原來她是大學生耶。』

    他們一定是從我的錢包找到我的學生證。

    『是嗎?她下面這麼多毛,一定是淫蕩女大學生,嘻嘻。』

    不∼我是純良女子,不是什麼淫蕩女大學生∼(後來偶然從報紙看到,原來『淫蕩女大學生』是一套色情電影的名字。)

    『不是喔,我奸她的時候,她的下面又窄又緊,感覺真的好像處女,把我老二箍得透不過氣來。』

    『嘿嘿,剛才給你這樣搞法,現在還算是處女麼?』

    我本來玉潔冰清的軀體,不單慘遭玷污,還要給他們用言語侮辱,真是苦不堪言,但又沒法不去忍受。

    他們四人輪流把我姦污過後,我除了感到下體劇痛外,身體其他被侵犯的部份,也有陣陣腫痛感覺。

    雖然他們只是十幾歲的青年,但手法和行為極度粗暴,實在是世風日下。

    然而,更令人髮指的事情還在後頭。

    滿足了他們的獸慾後,我以為可以就此脫身了,但金髮臭飛竟然想『梅開二度』。我感到一條軟綿綿的東西在我陰道口徘徊,他想把陽具插入我的下體,但嘗試了很多次都不成功。

    本來,我已經給四個男人輪姦過了,現在就算再多被強姦一次,都不會有太大差別。不過我還是慶幸他心有餘而力不足,讓我避免再次受辱。

    他卻並沒有輕易放棄。最後,他顯得有點不耐煩,還把我口裡的布條解開,把陽具放到我嘴邊,要我把它含著。

    我哪肯做這種骯髒的事情?雖然他不斷把軟綿綿的肉棒擠壓在我的嘴唇上,我卻說什麼也肯把嘴張開。

    就算只是嘴唇跟陽具表面接觸,已經令我有心的感覺,要是真的把那東西含進嘴裡,我相信我一定會足三日三夜。

    『小姐,你就行行好,給他含一含吧!不然他的老弟可抬不起頭來呢,嘿嘿嘿!』他們當中其中一個人說。表面上是替同伴向我請求,其實是揶揄金髮臭飛的那話兒舉不起來。

    這我可就慘了,他們這種童黨,最講面子,尤其是關於性能力的事情,決不容許他人嘲弄看扁。金髮臭飛老羞成怒,手指朝我下體抓過來,用力扯住我的陰毛,凶巴巴的問我︰『你是要敬酒不吃,卻偏要吃罰酒嗎!』

    我仍舊搖搖頭,他的手用力一扯,竟然把我的陰毛扯脫出來。

    我無力地慘叫了一聲,但隨即吃了一記耳光,還給另一個人摀住了我的口。

    『不要出聲,你是想死麼!』

    其實我也不想亂叫,只是這樣給拔毛,實在是痛不可當,『噢!噢!噢!』我又接連叫了幾聲,金髮臭飛像發了瘋似的,不停地把我的陰毛拔去,直至……不知道是他的手酸了……還是我的陰毛都給拔光了……他才停手。

    然後他走開了,我以為他發洩過了怒氣,該不會再做什麼瘋狂的事來傷害我吧?

    但跟著又聽到他行過來的腳步聲。我的口雖然給牢牢捂著,但我的頭還勉強能夠轉動,讓我看到目露凶光的金髮臭飛正手握著一個啤酒樽行過來……

    我以為他要用啤酒樽打穿我的頭,大概他的同伴也是這樣想,所以想上前拉住他,還叫他『不要胡來』、『不要搞出人命來』。

    他卻冷冷地說︰『不用擔心,我不會搞出人命來的,可是這位漂亮的小姐自命清高,不肯侍候老子,那老子就非得要給她一點教訓不可。』

    聽到他的說話,我鬆了一口氣,但隨即又感到忐忑不安,心想所謂『一點教訓』絕非簡單的事情。

    他把我的兩腿大大的張開,我的下體仍然感到陣陣刺痛,雙腿也酸軟乏力,想合起來抵抗也不行。

    雖然私處痛得發麻,但仍然感覺得到一枝又粗又冷的硬物插進體內,下體有種爆裂的劇痛,比破瓜時的痛楚還要強上十數倍……

    我突然明白了︰那無恥的臭飛竟然在街上拾了個棄置了的啤酒樽,用它來插入我那個嬌弱的地方……

    我不敢再去想像,可是恐怖的景象卻在腦裡揮之不去︰街上的流浪漢把啤酒樽口含進嘴裡骨碌骨碌的喝著啤酒……棄置在街上的啤酒樽滿佈著螞蟻,偶爾還有蟑螂和老鼠爬過……

    啤酒樽裡剩下的啤酒連同樽口上流浪漢的口水倒流出來,流進我的陰道裡……啤酒樽內外的小昆蟲沿著陰道的嫩肉爬進我的體內深處……

    臭飛將那啤酒樽在我體內猛地抽送,嘴裡喃喃說著︰『看我把你的臭穴搗爛吧!反正我也得不到的……我也不會留給別人……』

     
     
    上一篇:我靠在爹地懷裡 下一篇:前世情人
     
     

    猜你喜欢

      我多想變成一只小蜜蜂,鑽進你的絲襪破洞里輕輕的一叮
      十八九岁的女女就玩的那叫一个溜啊[20P]
      养眼小甜甜丰臀雪肌嫩肤诱人【12P】
      黑白中文淫母乱淫满洞是精液-235P
      丰满奶子比足球还大(16P)
      重庆两个小美女身材挺不错
      操的屁眼子都放开了  [13P]
      又嫩身材又好的小妞【10P】
      职业装性感姿势肉丝美腿(11P)
      CG粉色小乳头14P
      眼睛不好, 有穿內內嗎
      胖熟女挑逗引诱型男(17P)
      老婆睡着了 赶紧操了小姨子[11P]
      90后娇女子比基尼性感秀【12P】
      CG粗大蛮爽的12P
      總有一個在你身邊
      香港顶级美腿美女(12P)
      野外经典丝袜美眉(27P)
      丰满娇妻居家激情(12P)
      爆乳妹子撩的男人一身火 [12P]
  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    广告